彩彩网 > 故事会 > 那天堂

那天堂
2020-11-21 21:38:59   

  他叫余枫,是一名大学毕业生。她叫含寻,含寻与余枫是大学同学,含寻性格活泼、外向、永远都很开心。而余枫则是一个内向的人,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。在大学生活中含寻给余枫的生活带来了太多的回忆。于是他俩大学毕业了。因为俩人学业出色,学校破例为俩分配了工作,而且让他俩住在青年公寓。含寻和余枫成了室友。他们的生活过的似乎平常却又不平常,就这样又过了一年。

  含寻开始发现余枫越来越晚回来了。于是有一天,余枫过了十二点也没有回来。含寻联系了他所有朋友也没找到他,她在家里开始坐立不安。一点多,他回来了。

  含寻:“你去哪儿了,我怎么联系不到你。”

  余枫:“有点事,你怎么还没睡”

  含寻:“没事,睡不着”

  含寻在余枫眼中看出一些异样的东西,但她却不知道是什么。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知了。但一次含寻下班时在路上,他看见余枫和一女孩在一起,看起来很幸福、很开心,不知为何,含寻觉得自己的心脏不知的震了一下,感觉很酸……

  很快,余枫就交了女朋友,余枫长得很漂亮,很温柔,跟含寻是俩个世界的人。

  含寻开始变了,变得不说话、变得很温柔,让所有人都有点不认识她了,包括余枫。

  余枫:“你最近怎么了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。”

  含寻:“没事,这样的我不好吗?”

  余枫:“哦,没有,只是不太习惯。”

  余枫始终觉得含寻有心事,到底是什么事让开朗活泼的含寻变成了这样呢。但他却无从得知。晚上,含寻告诉余枫下星期一是她的生日,她想在游乐园里过,希望余枫通能够和她一起过。余枫答应了,还告诉含寻生日那天一定会给她一个惊喜。含寻开始期待着下星期一的到来,不是想过生日,只是期待那个惊喜吧。不过这几天没有见到余枫的女朋友了,含寻曾问过余枫女朋友的事,但余枫只告诉她,那个不是他的女朋友。一日,含枫在上班的路上突然觉得心脏剧烈的阵痛,但是过一会,又好了。中午午休时,含枫到附近的一家医院就诊,含枫以为是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工作量太大了,因为她觉得的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重,就来到了医院。

  医生:“这样的情况有多长时间了。”

  含寻:“有半年多了。”

  医生:“怎么拖这么久,为什么不早点来。”

  含寻:“怎么了,医生,有什么问题吗。”

  医生:“这个……”

  含寻:“到底怎么了,你告诉我,我怎么了”

  医生:“你的这种病属于“心脏衰竭”,如果早点就诊,还能控制一段时间。但是现在……太晚了。”

  含寻:“真的没有办法吗?”

  医生:“只能尽量减轻你的痛楚。”

  含寻:“还有多长时间?”

  医生:“我们也无法估计,有可能随时……”

  如果说什么是恶梦,这个事对于含寻是恶梦。天下起了雨,仿佛是在为含寻抱不平。含寻哭了,但是在雨中分不清哪个是泪水哪个是雨水了。晚上含寻没有吃饭,余枫问她是发生什么事了,但是含寻始终没有说话。再过两天就含寻的生日了,含寻告诉自己一定要撑到生日那天,虽然痛的得要死,但是一定要撑过去、一定要。

  生日那天,含寻早早的在家打扮,她用自己最好的状况迎接这一天的所有,包括余枫。

  命运好像总喜欢开含寻的玩笑,就在她准备出门前往游乐园时,电话响了,是余枫。含寻高兴的接起电话。

  余枫:“含寻,对不起,因为临时有任务,所以不能去给过你生日了。”

  含寻:“多长时间,我可以等你的。”

  余枫:“恐怕今天是不能了,真的很抱歉。”

  含寻:“能不能就今天请假,就今天,求你了,我一个人害怕,求你了。”

  余枫:“出什么事了,你怎么了,往常你不是这样的啊。”

  含寻:“我……,没事,我开玩笑了。”

  余枫:“这才像你吗?生日礼物以后补给你哦。”

  也许余枫永远都不会知道,那晚,含寻在游乐园里等了一晚上,她盼望着他的惊喜、他的礼物、他的到来。天亮了,余枫还是没有来,含寻哭了,因为她知道这可能是她的最后一个生日,因为她知道她可能要永远的离开了。似乎一切要结束了。含寻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家走,就在那一瞬间,她看见余枫和那个女孩,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。他们笑得很开心,在那一刻,含寻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,她笑了,由衷的笑了。

  回到家中,余枫告诉含寻她的生日礼物会在晚上出现,他约她去附近一家叫“缘吧”的KTV。晚上来了很多人,余枫告诉朋友们这次聚会的主题叫做“表白”,全场到了高潮,一直要女主角出场。余枫给含寻打了很多电话,但始终没有人接听,余枫突然觉得很不安,好像有什么东西消失了。过了好长时间,余枫的电话响了起来。一看来电显示是“含寻”的。余枫马上接了起来:

  余枫:“你玩啥失踪,所有人在等你,我不是告诉你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聚会吗?”

  一边:“对不起,请问是余枫先生吗?我们这里是市中心医院。”

  余枫:“请问我朋友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们手里?”

  一边:“我们是想通知你,你的朋友现在我院急诊,请你马上过来一趟。”

  幸福好像是短暂的,听到这个消息,余枫像疯了似的跑了出去,所有的人跟了出来,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余枫这样的着急,余枫来到了医院,他仿佛觉得时间停止了,世界静止了,一切好冷、好冷……

  出现在余枫面前的是盖着的白布的含寻,她走了,什么都没说就走了。余枫求着医生,“求求您,救救她,我求您了,哪怕是一命换一命也可以,我求求您了。”但是医生却说了一句“我们真的尽力了,要是再早点就好了。”

  好像就这一句话一下子就判了余枫死刑,余枫拉着她的手,告诉她,“今天是我想对你表白的日子,我的爱情女主角是你——含寻,我最爱的含寻。”但此时的世界似乎真的是无声的,所有在场的人都泣不成声,但含寻却永远都听不见余枫的表白了。

  含寻走了,走的好安静,走的好寂寞。但是现在她不会寂寞了,因为在第二天,报纸上就登出了“有名男孩从二十几层高楼上跳了下来,因抢救无效死亡。他的名字叫做‘余枫\\’……”余枫在遗嘱中写道“请把我和含寻葬在一起,因为我要在天堂向她表白。”

  余枫一定在天堂向含寻表白了,他们一定很幸福,一定。因为他们,天堂应该有爱了。


邢台租房网 https://xt.c21.com.cn/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